歡迎來到中國船舶在線 郵箱 | 登錄
政策法規

《遠洋漁業管理規定》將進行修改

發布日期: 2019-07-17  來源:原創: 記者 王進 中國船舶報  



  7月1日,農業農村部發布《遠洋漁業管理規定(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修訂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修訂草案主要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到公海和他國管轄海域從事海洋捕撈以及與之配套的加工、補給和產品運輸等漁業活動,但不包括到黃海、東海和南海從事的漁業活動。該修訂草案強調,國家鼓勵、扶持遠洋漁業發展,并將加快建立布局合理、裝備優良、配套完善、生產安全、管理規范的現代化遠洋漁業產業體系。


適應遠洋漁業發展與管理要求

  《遠洋漁業管理規定》自2003年6月1日實施以來,為我國遠洋漁業持續較快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當前,遠洋漁業面臨的國內外形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遠洋漁業發展模式亟待升級,遠洋漁業安全形勢日益嚴峻,《遠洋漁業管理規定》部分內容已經不適應當前遠洋漁業發展與管理的要求,急需進行修改完善。

  從國際形勢看,國際海洋漁業管理正發生重大變革。大多數傳統海洋經濟魚類資源已被充分或過度利用,可持續利用海洋漁業資源成為國際共識;區域漁業管理組織對公海漁業資源管理日益嚴格,入漁國日益重視海洋漁業資源保護,打擊非法、不報告和不受管制(簡稱“IUU”)漁業活動已經成為國際趨勢。我國目前加入的7個區域漁業管理組織中,有5個是在現行《遠洋漁業管理規定》生效后加入的,為適應新的國際漁業管理規則,需要調整遠洋漁業發展思路,會同國際社會嚴厲打擊“IUU”漁業活動,樹立我國負責任漁業大國形象。

  從國內形勢看,遠洋漁業發展亟待轉型升級。我國遠洋漁業企業數量多、規模小、實力弱、抗風險能力不強、管理不規范,產業發展模式亟待升級;部分企業和管理人員守法意識不強,逐利傾向嚴重,涉外違規事件時有發生,對我國遠洋漁業發展和負責任國家形象樹立造成了不利影響。隨著遠洋漁船規模擴大,安全生產應急事件也有增長趨勢。為此,需要進一步嚴格遠洋漁業從業條件,進一步明確企業管理人員的責任,強化監督管理,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

  此外,根據“放管服”改革的總體要求,我國需要對遠洋漁業項目審批確認、資格審定、年度審查的條件、程序和報送材料進行梳理、明確和簡化。


修訂內容主要涉及四方面

  據悉,此次修訂內容主要涉及四方面。一是適應國際管理要求。修訂草案涉及遠洋漁業企業、漁船和船員的義務、監督管理措施等與現行國際規則和要求相銜接等內容。同時,修訂草案禁止遠洋漁業企業、漁船和船員從事“IUU”漁業活動,禁止外國籍“IUU”漁船進入我國港口,表明我國會同國際社會打擊“IUU”漁業活動的堅定立場。

  二是強化安全涉外管理。首先,強化了漁船和船員的責任,包括明確漁船變更國籍、淘汰報廢、懸掛國旗、外觀標識、船員配備等要求。其次,要求進一步加強安全生產,包括明確遠洋漁業企業、管理人員和船長的安全生產責任,增加對漁船海上作業、登臨檢查、通航他國水域、進入他國港口等活動的要求。另外,強化了監督管理措施,包括船位監測、漁撈日志、派遣觀察員、涉外安全事件處理等內容。

  三是加大違規處罰力度。對原有的違法違規情形進行了梳理、增補,列出了14種違法行為,明確了應當暫停或者取消遠洋漁業企業資格的情形。

  四是梳理行政審批流程。對遠洋漁船作業涉及的遠洋漁業項目審批、項目確認、項目執行、資格授予、年度審查、項目終止等環節分別作出明確規定。根據“放管服”改革的要求,取消了漁船勘驗報告等材料,明確在相應政務管理信息系統中能夠查詢到有效信息的,可以不再提供紙質材料。

  修訂草案還明確,企業不得代理或租賃其他企業或個人的漁船開展遠洋漁業活動,專業遠洋漁船不得在我國管轄海域從事漁業活動。對地方漁業主管部門的監管職責和發揮遠洋漁業行業協會自律協調作用,修訂草案也作出了相應規定。


漁船聲納
全面休漁禁漁,漁業裝備發展如何轉向?

  時下正是我國休漁禁漁期,與以往不同的是,今年我國首次實現了內陸七大重點流域禁漁期制度和主要江河湖海休禁漁制度的全覆蓋。與此同時,“限額捕撈”“增殖放流”“長江流域永久性禁捕”等日益成為漁業發展的高頻詞。在可以預期的今后很長一段時期內,保護漁業資源和水域生態環境的力度只會有增無減,這對漁業裝備發展提出了挑戰。未來漁業裝備該如何發展,成為業界關注的話題。

  其實,即使在新的時代背景下,漁業裝備依然有很大發展空間。首先,補齊現有漁業裝備的短板,仍然還有許多工作要做。特別是在安全、環保和信息化等方面,我國漁業裝備的技術水平與加快推進漁業現代化的要求存在不小的差距。今年上半年,沿海多地接連發生漁業安全事故,這其中有漁業生產旺季生產繁忙等客觀原因,但同時暴露出漁業安全生產先進技術及裝備不完善和相關措施落實不到位等問題。因此,加大漁船先進技術的研發和推廣力度,推動漁船基礎裝備技術提升,應是漁業裝備領域的一個長期熱點。有的地區已經著手開展這方面工作,舟山就已根據《浙江省近岸海域污染防治實施方案》要求在今年休漁期開始對35米以上漁船配備了油污分離裝置,同時還推廣船上垃圾分類收集、生活污水處理裝置,全部漁船于2020年底前完成改造。

  其次,拓展新型裝備的發展空間,是推進漁業高質量發展的迫切要求。今年4月,農業農村部組織遴選的72項農業主推技術發布,深水抗風浪網箱養殖技術、淡水工廠化循環水健康養殖技術、數字牧場等名列其中。這說明部分漁業裝備先進適用技術已經得到了廣泛認可,具有良好的應用前景。下一步,船企還應聯合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加強新型漁業裝備的科技研究,促進技術創新和成果轉化應用。例如,在推進養殖業綠色發展方面,加快開展深遠海大型智能養殖裝備和集裝箱養殖試驗示范;在推進漁業資源養護方面,以國家級海洋牧場示范區建設為重點推進現代化海洋牧場建設;在推進產業融合發展方面,積極向大水面生態漁業、水產品加工業、休閑漁業等延伸。

  此外,推進漁業對外開放,也為我國遠洋漁業裝備發展帶來了機遇。當前,我國遠洋漁業正在規范有序發展,《遠洋漁業管理規定》已開始修訂,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雙邊漁業合作不斷深化,開發南極磷蝦資源也在積極穩妥有序的推進之中。隨著漁業對外合作的繼續加強以及遠洋漁業產業的轉型升級,漁業裝備在維護和拓展漁業發展權利與空間方面的作用將更加突出,自身的發展空間也將隨之進一步擴大。




相關新聞:
期黄大玖世特码诗